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Jenn

Sumie | Sumukwa | ink brush|art therapy

年紀小的時候爸媽送我去練過書法,學過一陣子楷書。執毛筆算是有信心。但從來也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。


搬到荷蘭之後,我想學水墨畫自娛,因緣際會接觸了中國、台灣、日本、韓國的畫畫老師。這才更體會水墨畫真的是東亞共同文宣遺產,而且在各國藝術家的發展之下,各有千秋。即使是最基礎的漸層和控水技巧都頗有不同。韓國更有民畫 minhwa 、日本有風俗畫的分支。


為什麼畫水墨畫是這麼的療癒呢?簡單說就說能享受過程。


套用我的日本老師有香的名言:「在水墨畫的世界裡面沒有完美。不完美就是一種美。」


這是一種極簡風格的藝術,水和墨都不可能完全掌握。但習慣了去擁抱不確定,感受呼吸、安靜的當下。


無所求療癒與接受自己,就像是一種毛筆上的瑜珈。



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