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enn

#RaceMeToo 我的荷蘭學界種族與性別歧視體驗

牛津大學法學院院長,台裔澳洲的陳明渝 Mindy Chen-Wishart 教授在Twitter 發起了 #RaceMeToo

的標記,並書寫她在英國學界生活工作三十年,在日常生活中所體會的,不愉快的種族歧視事件。


在歐洲種族歧視往往被認為早已經過去,埋葬在審判德國納粹的舊紙堆裡。實際上不然。

我在號稱寬容多元的荷蘭開展我的學術旅程,也在大學校園中真實而痛苦的體驗了各種種族與性別的結合歧視,舉例如下:


1- 休完產假回到阿姆斯特丹校園繼續博士學業,一位年輕的荷蘭白人生理男性博班生問:“你博士畢業之後要做什麼?回家陪伴小孩嗎? 荷蘭的女律師生小孩後都是這樣啊。”


2-同一位輕的荷蘭白人生理男性博班生開玩笑:“你在阿姆斯特丹的中國城有親戚嗎?”


3- 一位老的荷蘭白人生理男性教授每一次問候我的孩子的時候,都是:“ How is your offspring?” 彷彿我是行走的子宮。


4- 去一個在中國舉辦的研討會,和紐西蘭教授交談,一位中年荷蘭白人生理男性聯合教授,當眾“開玩笑”我和當時的生理男性主要指導教授有曖昧。


5- 2020年的春天疫情爆發在歐盟某機構實習,工作人員盤問我是否去過中國,瑜伽課同學看到我的姓打電話來確認我不是從中國飛來。


寫出這些,不是要賣慘或是憶苦思甜。而是真實的體會到,殖民主義與種族歧視的幽魂還是深深刻在歐洲的學術機構裡,也飄蕩在號稱自由的大學校園中,在號稱尊重多元的國際組織之中。我選擇繼續留在這裡奮鬥同時也要把我的體驗說出來,因為這正是屬於我的故事。




4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