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Jenn

現代奴隸的形式:債役

已更新:2023年7月4日

在荷蘭學術圈裡面的博士生受壓迫的情況層出不窮。外國博士生受性別歧視、種族歧視的例子更是常見。


但我還真沒想到,在二十一世紀的荷蘭大學,居然能親眼見到當代奴隸制度最常見的一種形式「債役」。英文是bonded labour/debt bondage.


每年的七月一日是荷蘭的廢除奴隸紀念日。1863年至今已經160年,我決定在今天寫下這個讓人氣憤的荷蘭式學術圈奴隸制。


聯合國對債役的定義是:「貧困、缺少經濟手段、文盲和少數群體成員受到的歧視使他們別無選擇,只能向雇主或雇傭者借款或請求預支以滿足基本需求,同時用自己或家人的工作來交換。

那些貧窮且處於邊緣的人,即移民、被販運或被歧視的人——包括婦女、兒童、土著人民和來自受到種姓影響的社區的個人——受到最嚴重的衝擊,當他們除了體力勞動就沒有其他選擇來償還債務時,就進入了這種形式的奴役狀態。結果是,受到債役的人得不到薪水或薪水低於最低標準,以此償還約定的債務或抵消預支款項——即便他們的工作價值超過了債款。此外,抵押勞工往往受到不同形式的虐待,包括長時間工作、身體和心理虐待以及暴力。」


這種以心理控制達成低價使用勞力的方法,也出現在當代荷蘭學術圈。


大約十年前,一位享譽國際,在開發中國家頗具名望的荷蘭老教授,主動向優秀的碩士班學生發出留校攻讀博士班的邀請,提供獎學金並且協助他們向移民局申請居留卡,工作條件是除了讀博士的研究,還必須要做教授的課堂助教以及助理。


該教授擬定的獎學金文件約定了足夠的工資,滿足了荷蘭移民局IND發放初級研究員居留卡的薪資要求。工資雖由教授自己支出,形式上仍由大學做為申請單位。


辦好之後,教授對這些新科博士生說:為了激勵你們努力工作爭取即時畢業,我提供的這個獎學金實質上是一個附條件的貸款loan 。如果不能順利三年畢業,必須返還獎學金的一半。


這幾位博士生都非常驚訝,有人即時打退堂鼓轉校。但也有幾位年輕的女性博士生,依然決定抓住這個「機會」,努力讀博士。但這所謂「讀博士」的期間不但做很多雜事耗費很多時間,還時時刻刻提心吊膽自己的工資會被教授追回。而這種「債役」能起到作用,就是欺負外國博士生覺得自己「別無選擇」。


所幸這個荷蘭老教授在退休後,因為其他醜聞而淡出荷蘭學術圈。這幾個當年留下來的博士生雖然到目前都沒能畢業,而教授也似乎「忘記」要追回這個「債務」。然後這些無法畢業博士生都紛紛離開荷蘭,彷彿從來沒發生過任何事。


那些年教授所做過的心理操控,也消失在平靜的小鎮。




42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